红运基本快三走势 > 從道果開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陳少河與夢狐!

红运快三走势形态图分布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陳少河與夢狐!

    二月天變,萬物復蘇,植被瘋長。
  
      轉眼已是五月末。
  
      山河之間,到處都是參天大樹,如同回到了原始叢林,重返上古蠻荒。道路被侵占破壞,行路難,使得各縣往來不便,尋常百姓連趕集都頗為不易。
  
      武盟正在想方設法疏通道路,重建網絡。
  
      眼見著第一波復蘇狂潮逐漸平復,恢復各縣之間的往來僅是時間問題。
  
      星夜里。
  
      陳季川從海棠山,接走陳少河,一同趕往明堂山。
  
      陳少河如今貴人事忙。
  
      一面要在海棠山中,與其他少年一樣,跟隨‘姜維’學習煉丹術。一面還要兼顧桃源,坐鎮工部藥物司。
  
      往返兩邊。
  
      每月僅有兩天時間休息,可以跟陳季川回明堂山。
  
      “四哥?!?br />  
      “你看看我?!?br />  
      走在路上,陳少河忽的腳下一點,縱身躍起,就這么懸浮在空中三四丈左右的高度。
  
      然后極為遲緩、滯澀的一節節向前滑去。
  
      一張臉緊繃著,顯然緊張的要死。
  
      大概勉勉強強‘飛’出一百多步,便維持不住,從空中跌落下來。
  
      站在地上晃了晃。
  
      陳少河臉上緊張這才褪去,扭頭看著四哥,咧嘴笑不停。
  
      “不錯?!?br />  
      “會飛了?!?br />  
      陳季川跟在身后,見狀夸贊道。
  
      都說興趣是學習的第一動力,這話果然不差。
  
      陳少河小時候就想著飛,當初在黑獄中,面臨死亡,第一個想到的是娶妻生子,第二個就是飛天夢。
  
      因此。
  
      當陳季川從玉泉世界中學來諸般術法,傳授陳少河時,后者想也不想,就選了‘浮空術’與‘御風術’。
  
      僅僅數月。
  
      陳少河就將‘浮空術’練成,‘御風術’還差些火候,但在沒有阻力的情況下,推動一個人的重量還是綽綽有余的。
  
      兩者結合。
  
      雖然只能升空三四丈,移動百十來步,但也足以讓陳少河激動不已。
  
      “嘿嘿?!?br />  
      “還不行,不太熟練。我修為也低,支撐不了太久?!?br />  
      陳少河本就想在四哥面前顯擺,但真被夸了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著,心里美滋滋,嘴上謙虛道。
  
      姓名:陳少河
  
      年齡:18
  
      等級:5
  
      靈根:火、木、金、水
  
      天賦:控火(5)
  
      功法:《劍圖》(第五層),《元一功》(第二層)
  
      術法:潑墨披麻劍法、小云雨術、浮空術、御風術
  
      ……
  
      陳少河忙于俗務,但修行上反而更加專注。
  
      再加上這一次靈氣噴薄、萬物復蘇,天下間不知有多少人突破桎梏,修為猛漲。
  
      陳少河也不例外。
  
      由《神撲刀》轉修《劍圖》,原本僅是第三層。再加上《元一功》內力嫁接,也才勉強突破第四層。
  
      但趁著這陣復蘇的東風,再有陳季川的丹藥相助,卻迅速突破到第五層。
  
      進境不慢。
  
      對于陳少河的功法選擇上,陳季川思慮良久。
  
      想過《水經注》,也想過《草木訣》。
  
      前者層次不下《劍圖》,還不用修習劍法,專注煉氣即可。
  
      后者為木屬性功法。
  
      陳少河醉心于靈藥培育、煉丹一道,修習此法,往后可以轉《長春功》,走悟元仙師的路子。
  
      正好。
  
      陳季川送了悟元仙師最后一程,日后玉泉世界圓滿,也能夠結成附屬‘道果’,供陳少河參悟。
  
      但從長遠考慮,陳季川最終還是選擇了《劍圖》。
  
      “修習《水經注》,我沒法更好的指點?!?br />  
      “修習《草木訣》、《長春功》,待我玉泉世界結束,短期內有悟元仙師的‘道果’相助,修行確實不會慢了。但悟元仙師也不過是煉氣五層,等少河達到煉氣五層,那時不論是轉修還是繼續修行,都是一樁麻煩事?!?br />  
      “倒不如跟我一起修行《劍圖》?!?br />  
      “‘養一口劍氣’的路子艱難痛苦,不用考慮?!蚪M肌穆紛鈾淙恍枰ㄒ幻琶漚7?,但我可以不斷結成‘道果’,將劍法感悟化為一顆顆鐵蓮子,助他一臂之力,可以節省不少精力?!?br />  
      思前想后。
  
      陳季川傳給陳少河的還是《劍圖》。
  
      如今看來,效果還不錯。
  
      陳少河在前時不時的嘗試‘浮空術’跟‘御風術’,有時在空中,還要耍幾個劍招,倒是不亦樂乎。
  
      家中大仇得報,如今事業美滿,前途似錦。
  
      陳少河也確實高興的緊,每日過的極為充實。
  
      平日里培育藥材,學習煉丹理論,每日抽出一點時間,用來修習劍法。
  
      陳少河心態好,劍法進度雖比不上陳季川,但二三十年修成一部劍法還是輕松。
  
      修行不記年。
  
      往后歲月長。
  
      慢慢來就是。
  
      除了修行上、培育靈藥上遇到的難題,幾乎沒有任何煩勞。
  
      身上有著獨屬于少年的朝氣,蓬勃向上。
  
      當初在黑獄中,誰又能想到他們兄弟二人竟能活著出來,還混出了這么大的名堂?
  
      陳季川看著,情緒也被感染。
  
      兄弟二人一路走著,不時閑聊,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很快就到了明堂山。
  
      “早點睡?!?br />  
      “明日一早,跟我一起去看看爹娘哥哥們?!?br />  
      回到住處,陳季川沖陳少河道。
  
      他們一家人的尸骨早就找不到了,陳季川出來之后,找到以前老宅中留下的衣物,給爹娘、大哥、二哥、三哥、...他們立了衣冠冢,每逢節日、祭日,便帶著陳少河去祭拜。
  
      五月末。
  
      就是他們父親的忌日。
  
      “哦?!?br />  
      陳少河應了聲,點點頭,有些茫然。
  
      父兄長輩們去世的時候,他年齡還小。過去七八年,對他們的記憶也變淡了,只是偶爾才會想起,然后心底有些說不上來的滋味。
  
      倒也沒有太多悲傷。
  
      ……
  
      第二日。
  
      祭拜之后,陳少河趕往桃源。
  
      他身為武盟工部藥物司的一把手,‘進修’之余,也要把控自家衙門中的一攤子事情。
  
      不可輕忽。
  
      其中重中之重。
  
      則是埋了靈石陣基的那塊藥地,培育的乃是靈藥,是陳少河心中最緊要的所在。
  
      匆匆忙忙趕去桃源。
  
      本該在桃源中待上十天,然后再回海棠山。但這一次,陳少河只待了兩天,就鬼鬼祟祟的連夜跑回來。
  
      “怎么了?”
  
      陳季川推開門,見陳少河一閃身跑進來,將衣裳裹緊,兩手抱著肚子,活似個前世買盤的移動小商販。
  
      看的陳季川一愣。
  
      “四哥?!?br />  
      “我撿到個好東西!”
  
      陳少河一臉興奮,兩手抱著肚子不松手,用腳將門給關上,然后湊到陳季川跟前小聲說著話。
  
      “什么好東西?”
  
      陳季川有些好奇。
  
      陳少河跟著他,耳濡目染,眼界見識甚至連穆俊雄、王泉這些武盟高層都沒法比擬。能讓他這么興奮的,顯然是好東西。
  
      “就是這個——”
  
      陳少河也不跟四哥賣關子,小心翼翼的打開衣裳。
  
      露出一箭皮甲。
  
      又將皮甲打開,才看到——
  
      在他懷中。
  
      就見一只藍色毛發、似狐貍一般的小獸,正蜷縮酣睡著。小模小樣,極為惹人憐惜。
  
      掀開衣裳、皮甲,這小獸似乎有些冷,又往陳少河懷里鉆了鉆。
  
      陳少河見狀,小心的將衣裳又捂住,然后騰出一只手,從腰間取下一只布袋遞給陳季川,口中小聲道:“我前日回桃源,發現那一畝專門培育靈藥的藥田,好不容易長成的靈藥沒了大半。把我氣壞了。然后我找人問,都說沒進來過。我去看過,四哥給我的紙人也還好好的?!?br />  
      “我當時就奇怪?!?br />  
      “等第二天,靈藥又少了。我今晚就留了心眼,夜里不睡,就偷偷躲在藥地里等著,才發現是這個小家伙在偷吃。我偷偷看著,看它吃完,跟著它到了老窩,趁它睡著把它給偷了出來。這里面裝的是從它老窩里面掏出來的?!?br />  
      陳少河一口氣說話不停,兩眼看著四哥。
  
      一開始發現靈藥不見了,可把陳少河給氣壞了,跟藥物司的下屬發了好大一通,說是一定要徹查此事,找出真兇,嚴懲不貸。
  
      等到發現是這個小獸干的時候,他也很氣。
  
      但到底是跟著陳季川長大的,心想著藥物司上百畝藥地,這小獸別處不選,偏偏來他的這塊靈藥地,說不定有些不尋常。
  
      于是就連夜趕回來,把小獸帶給四哥看。
  
      “專吃靈藥?”
  
      陳季川接過布袋,不急去看,反而是將陳少河的衣服掀開一角,露出藍色小獸,然后用‘洞悉術’去看——
  
      【靈獸:夢狐】
  
      【品級:0】
  
      【說明:性情溫和,天生靈鼻,可以尋找靈氣充溢之地,尋找靈藥、靈礦、靈石、靈丹、符箓、法器等等各種靈物。吞食下去,可將靈物精煉,將精華與雜質分離后排泄出來。該夢狐三月前剛剛孵化,目前為幼年期,僅能夠吞***煉無品級靈藥、丹藥、礦石等。注:夢狐毛發因情緒而變化,高興為白色,悲傷為藍色。當前夢狐兩耳被‘雙瞳鼠’啃食,受到痛苦、驚嚇,故而毛發為藍色?!?br />  
      ……
  
      “夢狐?”
  
      陳季川看著心喜,一手將夢狐接過來,沖著它小腦袋上看去。
  
      果然。
  
      本該長著一雙耳朵的位置,現在僅剩下很短一截。
  
      似乎格外敏感。
  
      僅是目光碰觸,就讓這小獸渾身一顫,用小爪子抱住腦袋,蜷縮的更緊,將兩只被啃掉的耳朵捂住。
  
      渾身輕顫著。
  
      好似夢到了不好的事情。
  
      陳季川一手捧著夢狐,一手將陳少河遞來的布袋打開,就見當中有一個個顆粒。一粒粒的,大約指甲蓋大小,有的是雜質,有的是精練后的藥材。
  
      “四哥?!?br />  
      “怎么樣?”
  
      陳少河見四哥看了許久,忍不住出聲問道。
  
      臉上焦急。
  
      這小東西可是把他那塊藥地給吃了大半,要是一點用都沒有的話,那他的損失可就大了。
  
      “是一只靈獸?!?br />  
      陳季川笑著,將‘洞悉術’看出的‘夢狐’信息告訴陳少河,不禁感嘆這個弟弟的運道。
  
      “夢狐?”
  
      “哈哈,我就知道!”
  
      陳少河頓時高興起來:“我就說嘛,普通藥材不吃,專挑我的靈藥吃,肯定不一般?!?br />  
      他滿臉興奮。
  
      湊上前去看熟睡的夢狐,前半夜看到這小獸偷吃靈藥,氣得他恨不得把小獸千刀萬剮。
  
      現在則是越看越喜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