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基本快三走势 > 九天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橫掃北域方無敵

红运快三今日推荐:第五百七十一章 橫掃北域方無敵

此后過了好幾天,法舟之上的息大公子等人,都忘不了方貴暴打妖童周全一幕。
  
  那一戰,太慘了。
  
  那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方貴方老爺,從城里一路追到了百里之外,才將妖童周全趕上了,面對著妖童周全情急之下祭起來的三**寶,一巴掌將他抽飛,再又追了二十多里,又趕上了,然后面對著妖童周全苦修了百年的壓箱底神通,又一個巴掌抽飛了,然后又追了三十里,趕上了,面對著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甚至已經開始磕頭的妖童,他二話不說,上去便又是一個巴掌……
  
  最后那妖童已經滾著走了,結果方貴聽說了他喜歡拿人心下酒的事,于是又追了上去。
  
  ……
  
  ……
  
  那一日,妖童周全往天上飛了至少七八回,最高的時候八十三丈,最矮的二十一丈!
  
  這就仿佛是給拋給別人看的一個信號!
  
  在告訴別人,跑到太白宗方貴老爺手里來搶名頭,就是這個下??!
  
  ……
  
  ……
  
  經得了這一役,法舟上與方貴同行的息大公子一行人,也徹底的服氣了。
  
  每當回想起當時方貴如猛虎下山一般打倒了兩個金丹中階的高手,然后又狂追妖童周全,還順勢把其他心懷不軌的人嚇跑那一幕,他們便一陣頭皮發麻,因為哪怕是看到方貴打倒了那些人,也看清楚了方貴當時與那些人交手的模樣,他們仍然不知方貴實力有多強!
  
  看起來他只是金丹初階,應該還沒有突破金丹中境,而丹品也是地寶成丹……
  
  可是金丹初階,地寶成丹,怎么會有這么強橫的實力?
  
  就算是太白宗那對傳奇師兄弟,都教給了他不少秘法神通,也不該有這等本事啊……
  
  當然了,只有方貴自己知道,其實宗主與師傅,還真沒教給自己什么……
  
  不是他們不教,是方貴方老爺不惜得學!
  
  咱還需要去學他們的神通嗎?
  
  完全不需要,以后見了他倆倒沒準可以指點指點他們!
  
  有了青木仙靈、陰陽燈盞、魔山怪眼三件異寶,一起幫著自己修煉,方貴直覺自己好像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幾乎可以無窮無盡的去領悟神通里面的妙法,然后借那無盡的法力修煉,同時還可以用自己的滾滾道蘊,將那魔山異寶的潛力,一點一滴,盡數參悟出來!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正在瘋狂提升。
  
  他甚至已經不知道如今自己提升了多少,還能提升多少!
  
  在這種情況下,他對自己成丹的三大根基,皆有了長足的進境。
  
  魔山異寶的諸般潛力與威能,在飛快的挖崛出來,催動起來也愈發的得手應手。
  
  而神字法,或說歸元不滅識的修行,也在這時候變得易如反掌,方貴能感覺到自己的神識正在一天比一天壯大,除了抵御幻術之外,他暫時還不知道歸元不滅識的其他用途,但是卻可以感受到,這歸元不滅識一定有著自己如今還沒有發現的神妙,一定有著大用。
  
  最難修煉的,其實是九靈正典。
  
  這九靈正典,本就是東土秦家的功法,便是秦家最厲害的天才,想將這一卷修煉到極處,恐怕也得百年光陰,可如今,方貴卻感覺自己對這九靈正典的領悟,已飛快加深……
  
  修為增漲越快,方貴便愈糊涂。
  
  他甚至有了一種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境界,又有何等實力的感覺……
  
  也正因此,哪怕他這等平時能不與人打架,就不與人打架的性子,都按捺不住了。
  
  “我要戰!”
  
  方貴夜里,仰望著星空……他那天沖出舟艙時撞出來了一個洞……滿面熱血。
  
  想了想,又覺得這三個字太矯情,于是又改了話口。
  
  “我要打架!”
  
  只有不停的打架,才能讓他稍稍發泄一下那無盡增漲的法力所帶來的不適。
  
  也只有找人打架,才能讓他明白自己如今的實力境界!
  
  于是,這一路上的北域修士們,就過足了癮。
  
  ……
  
  ……
  
  從遠州出發之時,就有許多修士跟在了法舟周圍,他們本來是跟著看熱鬧的,想看有多少人過來爭這個名,所以他們心目中,覺得倒楣的應該是這法舟上的人,但他們卻萬萬沒想到,事情的發展,與他們想象中不一樣,倒楣的,居然成了這些跑來奪名的人……
  
  自從打了朱家公子與妖童周全等人之后,這太白宗弟子就瘋了。
  
  這一路上,他見人就打。
  
  跳出來攔路要奪名的,他立馬沖出去打了一頓。
  
  對他自己把持了北域十二小圣排名之事表示不滿的,他立馬沖出去打了一頓。
  
  對他打人這件事表示不滿的,他也沖出去把人打一頓。
  
  ……
  
  ……
  
  他打的人里有歸隱許久的仙門名宿,也有意氣高昂的小輩天驕,有名震一方的宗派之主,也有野心不減的邪道妖人,有金丹高階的老修,也有苦煉某道神通的隱士,有德高望厚的前輩,也有初生牛犢的少年,到了最后時,某個搶乞丐盆里銅錢的頑童,也被他踢了一腳。
  
  “這廝完了……”
  
  不知有多少人,初時看到了方貴這猖獗的模樣,背地里暗下了定論。
  
  “誰能想到,這位太白宗弟子,居然真的要一路打過去?”
  
  “呵呵,他做不到的!”
  
  “無論是誰,根基有多渾厚,神通有多精妙,也不可能連續與這么多人斗法!”
  
  “畢竟,人的修行,仍然是參悟大道,鞏固道基,而不是專門用來與人斗法,你就算再強,再兇,與人交手之時,也總會受些暗傷,消耗一些法力,初時可能不察,時間一久,便會顯露出來,所以哪怕是與比自己弱的人交了手,也會立時休養一段時間,養好暗傷,回復精氣,可是這太白宗弟子怎么做的?他居然每一戰都自己上,每一個強敵都自己打……”
  
  “如此瘋狂,他還能撐多久?”
  
  “我猜他三天時間,便撐不住了……”
  
  “……”
  
  “我猜他七天時間,便撐不住了……”
  
  “……”
  
  “我猜他不到半月,定然撐不住了……”
  
  “……”
  
  “我靠,他真這么猛?”
  
  “……”
  
  “……”
  
  其實一開始抱著類似想法的人倒是不少,就連息大公子等人,也皆來勸說,覺得方貴不可能每天都如此,不能無論遇著什么對手,也不管對手有多少,都不管不顧的自己上,他們皆表示,自己也可以分擔一些壓力,起碼可以讓方貴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再迎強敵……
  
  面對他們的提議,方貴差點就急了眼!
  
  “不行,誰都不能跟我搶……”
  
  “……”
  
  望著眾人一臉驚愕的樣子,方貴才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不好意思的一笑。
  
  長嘆道:“我是擔心你們受傷呀……”
  
  誰也不知道他這一句話,給息大公子等人帶來了多大的心理沖擊!
  
  總之,當天晚上孟陀子就借著酒勁兒發誓:“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海山人點頭:“善!”
  
  ……
  
  ……
  
  這時候的方貴,白天借著與人大戰,消解自己修為突飛猛進所帶來的不適感,也借著這些大戰發現自己修為的不足,有些時候,他甚至故意壓制了修為,好用來磨煉自己剛剛領悟的神通法門,待到了晚上,便躲進自己的舟艙里,繼續貪得無厭的進行著自己的修行。
  
  如此一路橫推,他修為提升尤為可怖。
  
  而他的名聲,則提升的比他的修為還要可怖……
  
  這一路上,前來攔路奪名的人,著實不少,而方貴打的人則更多。
  
  眼看著越來越多,修為或深越淺,神通或詭異或歹毒的對手漸次敗在了他的手下,倒是連這些觀戰的眾修也覺得越來越習慣了,漸漸的心生敬畏,竟然開始有無敵之名傳了起來!
  
  以前,眾修提起方貴,都習慣于稱他為那位太白宗弟子。
  
  畢竟,太白宗那兩個人太有名了。
  
  可如今,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記住了方貴的名字。
  
  哪怕還是會有很多人,覺得方貴如今能有這般強勢表現,是因為那兩人教了他絕學。
  
  但是,方無敵,就是方無敵!
  
  不過,湖里的魚拼命去抓,早晚是會抓光的。
  
  隨著方貴一行人漸漸靠近了東海,前來攔路奪名的人便也越來越少了,倒不是眾修奪名的心淡了,而是方貴聲威日盛,敢來挨打的人少了,從一開始每天都能找著人打,每三天起碼能打一場厲害的,到了后來,卻是一天兩天空著,甚至三天四天撈不著動手機會了。
  
  好容易到了這二十七八天上,支棱著耳朵聽著外面動靜的方貴,一聽又有人攔住了法舟了,立時大喜過望,大叫一聲:“誰都不要跟我搶!”然后就興奮的飛竄了出去。
  
  但這一看,卻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一次來的,是個少年人,背后跟了一群捧著各種匣子的人。
  
  不僅如此,那少年人一見到他,就立刻哭著撲進他懷里來了:“方師叔……”
  
  “你怎么來了?”
  
  方貴看著眼前這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丹火宗清風小師侄,滿面古怪。
  
  “我沒辦法不來啊……”
  
  清風哭的委委曲曲:“我師尊他自己沒啥本事,也教不了我什么,結果還天天敘叨說什么自己堂堂上一代七小圣之首,如今教出來的弟子卻連這一代的十二小圣都排不進去,實在是覺得有些丟臉,這沒辦法,不就讓我來找你來啦,師叔你大筆一揮,給我一個位子吧……”
  
  一邊哭一邊指著后面,道:“呶,你看,這些都是孝敬你的……”
  
  方貴聽著都懵了:“不來打架,改送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