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基本快三走势 > 精靈之冠位召喚 > 第六百二十七章:心意相通的姐妹

红运快三精准群:第六百二十七章:心意相通的姐妹


  “和清越姐說了什么嗎?”
  回房間后,周梓忻坐在床上,抱著喜歡的靠墊,秀麗的眸子瞥向身旁的青年,仿佛帶著微微笑意。
  “過段時間打算陪她出去一趟。她父母的事情?!?br />  白軒這么一說,周梓忻也就很快明白了。
  林清越的身世家中的女子也都了解,只是平日里沒有人會去提,她們都知道那件事早晚有解決的一天,而現在,林清越突破A級,又有白軒陪同,自然不會有任何意外。
  “清越姐也很辛苦?!?br />  將半張俏臉埋在靠墊中,星辰般的眸子望著白軒,周梓忻那被靠墊掩藏的表情卻看不真切。
  白軒一時間沒有說話,而少女在短暫的思考后突然用期待的語氣問道:“晚上留下來嗎?”
  “最近都不去了?!卑仔嶸?。
  聽到這句話的少女眼眸中蕩起幾分欣喜,將懷中的靠墊塞到白軒懷里,隨后干脆的從床上起身,踩上棉拖,語氣柔軟的說道:“那我去洗澡?!?br />  “好?!?br />  白軒笑著看她走進浴室,卻聽到了開門的聲響。
  這個家里能不敲門就進周梓忻房間的,只有少女的姐姐。
  穿著香檳色睡裙的周沁瀾走進房間,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床邊的青年。
  只是聽著浴室方向傳來的聲音,她就知道妹妹應該是在里面洗澡。
  “今天睡在這里?”
  周沁瀾在白軒身旁坐下,剛洗完澡的她身上帶著清雅的淡香,撥弄著青年的心弦。
  “最近都不去了?!?br />  剛剛和妹妹說完的話又和姐姐說了一遍,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周沁瀾和周梓忻是親姐妹也是有道理的。
  “你的那個學生安全不用擔心嗎?”
  雖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但關于白軒的事情周沁瀾還是很上心的,特別是最近他在日本的情況。
  惡屬性神位的事情通過白徽音家里的眾人也都有了解。
  “說學生倒也算不上,只是指點了一些。不過我讓噴火龍它們過去了,有幾只A級寶可夢在,一般不會有問題,而且代歐奇希斯也可以隨時過去?!?br />  “那就好?!?br />  周沁瀾今天的興致明顯不高,從周家回來之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加班,雖然猜不出她的工作效率,但應該也高不到哪里去。
  妹妹身上發生了這些事,母親當年的死因還被外公和某個不愿提及的男人隱瞞,這讓她的心情顯得并不平靜。
  當然,更加不平靜的,是在從白欣妍那里知曉真相后,一種不愿去思考的復雜。
  那是,以她的智慧,完全可以想到的事情。
  將螓首靠在白軒的肩頭,她低垂著美眸,用一種有幾分支離破碎的語氣開口:“最近,我沒怎么去見玉姨?!?br />  白軒一瞬間沉默了,但還是在短暫的停頓后開口:“下次去的時候,我陪你?!?br />  他沒有說什么時候去,因為他知道,周沁瀾需要一段時間去調整心中的情緒。
  可能是一段不短的時間,但他相信周沁瀾不會駐足太久,因為那不是她的風格。
  “嗯?!碧槳仔幕?,周沁瀾輕輕點頭。
  入冬了,冷空氣驟然襲來。縱使躺在被窩里,依然能感受到寒意。
  而比起外在的溫度,心中的溫度顯然更難捂熱。
  如果是以往,她只會更加專注的把精力放在工作上,用加班麻痹自己的情緒。
  并且在回家面對妹妹的時候,調整自己的情緒,盡可能不露出破綻。
  而今天,她竟然破天荒的在心中有些復雜的時候,走向了妹妹的房間。放在以往,她或許會認為這是一個不好的征兆。但現在,她欣然接受了心境的轉變。
  因為她知道,他在那里。
  而事實也證明,此時的她,心中的情緒要比之前安定了太多。
  雖然沒有特意研究過,但她多少對自己的情況有著較為明確的認知,在與人接觸這一方面,說不上頑疾,但也絕對是有點抗拒。
  至于肢體接觸,那自然是完全不可能。
  除了妹妹,哪怕是舅舅也不行。
  現在其實也沒有任何改變。
  她也沒有要改變的想法。
  只不過,在與妹妹相同的位置上,多了一個身旁的青年。
  靠在白軒的肩頭,閉上了有些朦朧的眸子,不再去想心中的紛亂,唇角也勾起了一個弧度。
  那是心有依靠的淺笑。
  白軒微微垂下眼眸,卻發現周沁瀾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
  那毫無防備的,放松的姿態,那安詳的睡顏,與青絲下白皙的面龐,透露著如夢似幻的朦朧感。
  或許是因為心中的波瀾和妹妹的變故引得今天的周沁瀾相當疲憊,此時的美女總裁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白軒的眼中閃過一抹憐愛的情緒,但自然是不可能就這么放任周沁瀾穿著睡裙睡在椅子上的。
  所以他將一只手放在周沁瀾的背后,另一只手繞到她膝蓋底下,緩緩地把她抱了起來。
  雖然知道周沁瀾應該沒那么容易醒來,但他還是盡可能小心且安穩的把她抱到了周梓忻的床上。
  又軟又香的嬌軀陷入床中,白軒替周沁瀾蓋好被子,聽到的是那細微的,平穩的呼吸聲。
  她端正的美貌仍帶著幾分清冷,既有平日的淡然,又是安詳的睡臉,讓白軒的心弦波動著。
  今天,難為她了啊。
  白軒坐回床邊的椅子上,剛想聯系一下噴火龍日本那邊的情況,身后的浴室門卻悄然打開。
  走出浴室,身上還圍著浴袍的周梓忻瞪大了雙眸,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姐姐。
  不過很快,心思玲瓏的少女眼中就多了幾分疼惜。
  雖然在醒來的時候沒有見到姐姐,但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姐姐,對她有多關注。
  “姐姐擔心了吧?”
  她本來是想吹一下頭發,卻擔心吹風機的聲音吵醒已經睡著的姐姐。
  “下午的時候殺氣騰騰的去了外公家?!?br />  白軒語氣有幾分無奈,又有幾分笑意。
  聽到殺氣騰騰這幾個字的時候,周梓忻眨了眨眼,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隨后嗔怪的看了白軒一眼。
  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對白軒的描述異常認同。
  “畢竟是姐姐嘛?!?br />  白軒一邊在感嘆妹妹眼里的姐姐到底是有多殺氣騰騰,一邊又對她們姐妹心意了然的默契感懷不已。
  不過想來......
  雖然周梓忻醒來以后什么都沒有問,但少女的智慧并不輸給白軒和周沁瀾。
  哪怕兩人都沒有和周梓忻說過,少女的心中卻有了一個大概。
  然而此時的少女卻只是微笑的看著他,突然道:“畢竟要說殺氣騰騰的話,你也比姐姐好不到哪里去吧,雖然我沒看到?!?br />  “——”
  這還真是,無言以對......
  白軒一瞬間目光都飄忽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