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走势分布图:第3358章荒原之中

陳揚再次回到了永恒星域。
  
  他的計劃是先去荒原。
  
  盡管他也知道,盧娜那些人肯定也猜得出他是一定要去荒原的。
  
  陳揚要對付永恒府,就必須從荒原入手?;腦怯籃愀牡腥?,他去荒原,就能更加的了解永恒府以及裁決所。
  
  不然的話,陳揚直接這般橫沖直撞是會吃大苦頭的。
  
  陳揚也能猜出,在各個荒原的入口,盧娜她們肯定會有所戒備。
  
  不過,這都過去十五年了,他們的戒備應該是有所松懈了。
  
  而且,荒原的入口不止一個。
  
  陳揚覺得自己還是有機可趁的。
  
  在上一次,陳揚對荒原已經有了足夠的了解。所以他眼下并沒有走老路線……這個時候可不想搞什么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切,都要出其不意。
  
  陳揚按照老一套先進入永恒星域的邊緣星球,這次選擇的是跟雅文星相反的方向。進入那邊緣星球之后,陳揚又依照以往的老法子進行轉機,以及乘坐穿梭云機。
  
  他這般神不知鬼不覺的,永恒府根本不可能察覺到他的行蹤。
  
  整個永恒星域何其龐大,那里有這么多的人力物力來時時防備呢?
  
  也許前面兩年還能多派些人力物力防備,可都十五年了……
  
  陳揚是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聯系。
  
  那寰天域,陳揚估計他早就被盧娜給殺了。
  
  輾轉半個月的時間,陳揚來到了一個叫做地闕的星球。
  
  地闕星!
  
  地闕星里面也有荒原的入口。
  
  這時候,地闕星正是十一月。
  
  陳揚查到地闕星的衛天司也是在北面,那北面也是極寒之地。
  
  似乎每個地方的衛天司都是大同小異的。
  
  陳揚剛好錯過了荒潮,他要等下一場荒潮就還要等一年。
  
  這都不要緊,陳揚現在非常有耐心。
  
  獵人想要獵強大的獵物,自然需要極好的耐心。
  
  陳揚知道現在那衛天司是防守最松懈的時候,所以,他直接就去了北面的衛天司。
  
  北方那邊,冰天雪地,寒冷至極。
  
  陳揚找了一處深海,然后進入海底千米左右,找了一頭巨型生物,那是類似鯨魚的存在。
  
  不過在這里,它叫做海吞魚!
  
  陳揚藏進海吞魚的腦域里面,接而開始靜心修煉。
  
  一年時間,轉眼即逝!
  
  在入定之中修煉,歲月過得非常之快。
  
  要不怎么說,山中歲月容易過,世間繁華已千年呢?
  
  陳揚也開始認識到,時間對于修道人來說,也是一味良藥。
  
  修道人的時間和普通人的時間是截然不同的。
  
  一百年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可望不可及的一輩子。但對于修道人來說,可能不過是一次入定。
  
  陳揚覺得等有一日,了卻紅塵事后,他也會選一個地方去入定。
  
  也許入定百年,甚至千年……
  
  之后,再看看世間又是什么樣子?
  
  也許到時候,自己就會淡忘七情六欲,成為一個真正的修道者吧?
  
  陳揚以前覺得自己和那些真正的修仙者不同,也不屑于和他們相同。他覺得那些修仙者遺忘了做為一個人最珍貴和寶貴的東西。
  
  那就是情感!
  
  人之所以
  
 ?。ū菊攣賜?,請翻頁)
  
  和牲畜不同,不僅僅是人聰明。
  
  更大的原因是因為,人有情感!
  
  但如今,陳揚覺得,成為一個對七情六欲看淡的修仙者,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年輕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尤其看不起那些庸俗的中年人,覺得他們不懂品味,不懂珍惜愛情等等。
  
  等自己到了中年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也成了那些小年輕眼中的油膩中年。
  
  事實上,真正與眾不同的人何其少。
  
  你也不過是萬千砂石中普通的一粒。
  
  要做到大同而不同,需要智慧,需要包容,需要一顆強大的心臟。
  
  需要與光明同輝,需要和黑暗碰杯,需要見識骯臟和腐爛之后,卻依然能夠保持內心芬芳。
  
  一個人,受到打擊后,憤世嫉俗,痛恨世界,這太容易了。
  
  這就是普通人!
  
  一個人,被命運擊倒后,見識過各種黑暗后,依然還心存陽光,這才是與眾不同。
  
  陳揚眼下覺得很受傷,因為他所深愛所珍重的卻總是在失去。
  
  這讓他也生出了想要逃避的心思。
  
  不知道為何,這時候他想起了曾經看到過的一首詩歌!
  
  掙脫羈絆我的暗夜
  
  漆黑仿若地獄吞噬的整個世界
  
  感謝不可名狀的諸多神明
  
  賜予我不屈的魂靈
  
  縱然遭受千般蹂躪
  
  我也不會退縮抑或嚎哭
  
  在命運一次又一次的捉弄之下
  
  我頭破血流卻毫不屈服
  
  無論門庭有多么狹窄
  
  不管懲罰條例如何變化
  
  我的命運依然由自己主宰
  
  我的靈魂依然由自己導航!
  
  陳揚深吸了一口氣,他重新振作了起來。
  
  眼下,該干活了。
  
  陳揚離開了大海深處,之后,他也沒有展開神念,而是直接貼地飛行,前往衛天司。
  
  那衛天司周圍并沒有什么法陣阻攔。
  
  有法陣的話,陳揚倒不敢擅闖。
  
  在距離衛天司大約十里左右的地方,陳揚停了下來。
  
  他便開始等待。
  
  就算不用神念,只要那荒潮來臨,他在這里也能察覺到。
  
  又等了三天,荒潮果然來臨了。
  
  這一日下起了鵝毛大雪。
  
  衛天司的天塹城里面,戰陣廝殺,好不慘烈!
  
  陳揚也搞不清楚這邊的衛天司是誰負責。不過他卻清楚,這邊永恒府派來帶隊的是黑暗教廷那邊的人。
  
  他肯定是要選擇黑暗教廷這邊的人,因為黑暗教廷肯定不太在乎陳揚這個威脅,甚至是不屑一顧。
  
  而且都過了十五年,估計早都忘了有這檔子事了。
  
  陳揚確定所有人都進入天塹城后,他便就飛進衛天司的天塹城城墻上,然后又從那炮口里直接飛進去。
  
  反正是任何人都沒有驚動。
  
  從炮口進入之后,陳揚快速附身到了一頭正在奮戰的荒獸身上。
  
  這場戰斗很快就平息了下來,最后也以荒原高手敗退收場。
  
  彼此之間都有默契,當荒潮要退走的時候,永恒府的高手也不要死追猛打。
  
  一旦死追猛打,很多事情就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比如荒原那邊就會認為,這般磨煉會出問題,會中途加兵。而且,
  
 ?。ū菊攣賜?,請翻頁)
  
  荒原高手臨死反撲也很可怕。
  
  荒原是必須發動荒潮的,因為他們的魔人和荒獸太多了。
  
  一旦雙方搞得太僵,那彼此都無法磨煉自己的隊友了。
  
  陳揚就指揮那頭荒獸跟著撤退,反正每次也不是所有的荒獸和魔人都死了。總會有一些優秀的脫穎而出,最后甚至修煉成為真正的高手。
  
  荒原高手帶領殘余魔人和荒獸退入到防御圈,接著,他們的后方就出現了荒原之門。
  
  所有的高手以及魔人和荒獸全部退入到了荒原之門里面。
  
  跟著,荒原之門消失。
  
  這次荒潮,正式宣告結束!
  
  而陳揚,也正式進入到了荒原里面。
  
  陳揚所附身的荒獸體積頗大,就像是一個小房子似的。
  
  他藏在這荒獸的腦域里,并開始打量四方。
  
  此處卻是一片蠻荒之地,有的地方像是沙漠,有的地方又是沼澤,瘴氣。
  
  一眼望去,沒有任何的樹木,遍地皆是荒涼。
  
  天上則是一片慘淡褐色,整個空間都是暗暗的,給人一種魔界的感覺。
  
  同時,普通人在這地方也會感到無比心慌。
  
  陳揚倒是不慌。
  
  不過在他四處打量的時候,那帶隊為首的荒原高手卻是有所警覺了。
  
  那帶隊的高手是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他長得頗為俊朗,著金色鎧甲,端是威風凜凜。
  
  這青年的身后則有三百親衛,個個都是身受不凡。
  
  同時,青年的兩側還有四名心腹大將。
  
  在場還有大約一千名魔人,兩百來頭荒獸。
  
  這些魔人,荒獸是經歷了戰火的淬煉的。
  
  之后就有資格進入到宗門里面修行。
  
  而這青年,乃是玄皇宗宗主的第三個兒子,他叫做陸言!
  
  陸言修為是無為境中品。
  
  此處的荒原之門,一直都是由玄皇宗打理。
  
  而這一次,輪到陸言出去磨煉。
  
  陸言發現不對,便停下了腳步,打量那頭荒獸起來。
  
  “怎么了,小主人?”陸言的第一心腹大將玄巖見狀,馬上問。
  
  “全部停下來!”陸言抬手,冷峻的喝令。
  
  所有魔人,荒獸,以及眾親衛高手便都停下了腳步。
  
  陸言這才對玄巖說道:“你看這頭荒獸,是不是有點不對勁?”
  
  此時,陳揚已經收斂了氣息。
  
  玄巖看了過來,便沒發覺到什么不妥。
  
  “好像沒什么?!斃宜檔?。
  
  陸言搖搖頭,說道:“不對!”
  
  他一指那頭荒獸,道:“你,過來!”
  
  那荒獸雖然智慧不高,但卻能聽懂陸言的話,也是從內心深處懼怕陸言。于是,它朝陸言這邊走了過來,并在陸言面前坐了下來。
  
  陸言身形飛起,便來到了荒獸的鼻端前方。
  
  玄巖等四個心腹也立刻飛到了陸言的身邊。
  
  陸言凝視荒獸,隨后冷聲喝道:“滾出來!”
  
  他接著又道:“沒想到永恒府長本事了,居然不顧規矩,派人隱藏在我們的隊伍里面。怎么,是想把荒原一網打盡嗎?”
  
  陳揚知道瞞不住了,畢竟現在已經不再混亂,他想渾水摸魚有些困難。
  
  而且,荒獸雖然體積大,但沒什么修為,所以,不大可能藏得住他的真身。
  
 ?。ū菊巒輳?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