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基本快三走势 > 北宋大丈夫 > 第1554章 大局就是打

红运快三中奖最多金额:第1554章 大局就是打


  逆旅,客舍,客店,客棧……
  旅店的名字有很多種,但最出名的還是客舍吧。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王維的詩真不錯?!?br />  “是,不過宋人把咱們晾在這里是何意?”
  “不知?!?br />  使者穿著便衣,眉間有深深的憂郁,“大夏內部不安寧,遼人想利用咱們來抗衡宋人,可遼人是虎狼,宋人卻好些……”
  室內就兩個人,除去使者之外,另一個大抵是副使。
  副使緩緩走到門邊,突然拉開門。
  門外空無一人,副使探頭出去左右看看,回身道:“沒人?!?br />  使者指指墻壁,暗示隔墻有耳。
  這時窗戶外突然傳來了聲音。
  副使走到了窗戶邊上,回身得意的笑了笑。
  使者點頭,忍笑忍的身體顫抖。
  宋人的密諜此刻正在窗外吧,被當場拿住,那得多尷尬??!
  副使猛地推開窗戶,怒道:“你等想干些什么?無恥!某……”
  窗外突然冒出一個腦袋,那張臉上先是歡喜,接著殺機畢露!
  副使正在笑,他覺得宋人的這個密諜將會羞愧的掉下去。
  可這人左手扒拉住窗欞,右手揮動。
  血光閃過,副使捂著咽喉跌跌撞撞的退了回去。
  使者本在得意,沒想到變生肘腋,他霍然起身,喊道:“救命!”
  窗外的男子身體一躍,就進了房間。
  使者心中絕望,拎起了凳子往后退去。
  從剛才男子的身手來看,使者覺著自己壓根就不是對手。
  嘭!
  就在他心中絕望時,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
  刺客眼睛瞇著,不管不顧的沖向了使者。
  他剛沖到半途,一支箭矢飛來,正中他的大腿。
  刺客跪地,兀自扔出了手中的短刀。
  使者舉起凳子,聽到哚的一聲,就知道短刀被凳子擋住了。使者心中一松,喊道:“有刺客!”
  “住口!”
  外面進來一人,他單手拿著長弓,劈手就抓住了刺客。刺客尖叫著揮拳,男子腦袋用力撞去。
  呯!
  刺客的眸色漸漸暗淡下去,手腳無力垂下,竟然被一頭撞暈了。
  男子把刺客丟在地上,“捆了!”
  使者靠在墻邊,仔細看著男子,越看越眼熟。
  “你是……你是李寶玖?”
  李寶玖轉身皺眉,“韓沖?”
  使者激動的道:“是某??!”
  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激動讓使者沖了過來,剛想執手相看,卻如避蛇蝎的退后幾步,面色大變的道:“他們說你降了宋人,還做了沈安的仆役,可是真的?”
  李寶玖點頭。
  韓沖怒道:“你是大夏的將軍,為何要給那沈安為奴?”
  李寶玖淡淡的道:“郎君的高明豈是你等知曉的?某能跟在郎君的身邊,這便是天大的福分,再說這等話,某讓你來的去不得!”
  韓沖苦笑道:“開始時興慶府以為你殉國了,娘娘帶著人還祭祀了一番,說是重賞你的家眷,可后來傳來你降了宋人的消息之后,娘娘惱怒,你一家子都被關著……”
  “你難道不怕家人出事?”
  “郎君說無事?!崩畋列砭妹凰滴饗幕傲?,竟然有些生疏。
  “他說了不算!”韓沖覺得很好笑,“他在汴梁難道還能影響到興慶府?”
  “那誰說了算?”門外進來了沈安。
  “見過郎君!”李寶玖行禮。
  韓沖仔細看著沈安,卻看不出什么名將的風采來。
  “回去!”
  沈安轉身就走,韓沖愕然:“沈龍圖,難道大宋不準備和大夏和談嗎?”
  沈安回身,有些不耐煩的道:“能談什么?興慶府此刻定然是風雨飄搖了吧?梁氏讓你來不過是想借勢來抗衡那些反對者,虛情假意,還談什么?梁氏定然讓你說有意降了可對?”
  韓沖木然,沈安搖搖頭,最后說道:“梁氏是個聰明人,她知道一旦動了李寶玖的家人,某的性子這般仁厚,以后定然會善待于她,所以李寶玖打家人自然無恙?!?br />  一個密諜見韓沖呆滯,就問道:“難道沈龍圖全說對了?”
  消息傳到了宮中,趙曙大怒。
  “陛下,這是好事?!?br />  韓琦分析道:“遼人看來是急了,也說明西賊內部有紛爭,梁氏坐不住了。臣覺著此人是來求和的?!?br />  “嗯?!閉允鎘嗯聰?,“此事不可答應?!?br />  作為帝王,他的目標是一統漢唐疆域,交趾是第一個目標,而西夏就是第二個。
  “不過西賊此舉卻是心虛了,好事,咱們和他談,做個模樣出來,也好氣氣遼人,震懾高麗等藩屬?!?br />  說到這個,韓琦明顯的有些嘚瑟,“高麗人以往以為在大宋和遼人之間能做墻頭草,如今依舊如此,陛下,臣覺著高麗靠不住,應當斷絕了交往?!?br />  “韓相此言差矣?!弊源癰誨黿蘇綠彌?,韓琦的小日子就有些難過,這不他又站出來了,“大宋善待高麗是個例子,讓那些人看看大宋的胸襟,等遼國一旦衰弱……到了那時,該如何就如何?!?br />  韓琦冷笑道:“大宋如今國勢如此,豈會懼怕了那些藩屬?誰敢翻臉,正好水軍無事,讓他們去巡視一番?!?br />  “大敵當前,要安撫藩屬,你這是不顧大局!”
  “何為大局?”韓琦不屑的道:“大局就是打!打怕了就有大局,別人被打怕了,自然會對大宋言聽計從?!?br />  “可那不長久!”富弼看來是和韓琦杠上了,“剛不可久,這個道理你韓琦難道不知道?”
  “那柔就能持久?”韓琦冷笑道:“當年的漢唐也曾善待藩屬,后來如何?后來那些慈眉善目的藩屬搖身一變,就變成了餓狼?!?br />  他拱手道:“陛下,這個世間講的不是道理,而是刀槍。誰的刀槍厲害,誰就是道理。那等喜歡口舌之爭的,不過是腐儒罷了?!?br />  “好了?!奔誨齷棺急縛?,趙曙就打斷了話頭,“此事再議?!?br />  韓琦和富弼相對冷笑,讓趙曙不禁頭痛不已。
  按照他的設想,富弼進了政事堂就是一根攪屎棍,能形成新的制衡。
  可如今這個巨額面卻不只是制衡了,弄不好會打起來。
  兩個宰輔斗毆,史書上會怎么寫?
  “陛下,沈安來了?!?br />  趙曙點頭,有人把沈安帶了進來。
  韓琦和富弼也神奇的停止了對峙,趙曙心中一動,覺著這也是一種制衡。
  帝王一旦沉浸在某種情緒里就會很難自拔,等沈安進來后,趙曙笑的很是古怪。
  怎么那么和善呢?
  沈安不解,行禮后說道:“陛下,臣以為,梁氏派人來是假象,實則是想利用大宋來牽制國中的反對者……”
  “那就派了使者去?!閉允錁醯米吒齬∫簿退懔?。
  曾公亮突然出班道:“陛下,此事也是個機會?!?br />  “機會?”趙曙搖頭,“朕身為帝王,自然知曉那等心思。李秉常年幼,梁氏垂簾,幾近于帝王之權她如何舍得放棄?”
  “可若是局勢逼人呢?”曾公亮看來有所研究,“西賊丟掉了最繁茂的地段,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內部那些權貴的心思定然已經散了,正如同唐末之時,朝中衰微,藩鎮自然就跋扈。梁氏心存僥幸,想用大宋來幫她當刀,可大宋若是操持得當,逼她入絕境,陛下,如此不動大軍就能收復西北之地,何樂不為?”
  趙曙仔細一想,“若是如此,功莫大焉,可誰能去?”
  “此人要能言善辯,還得要通曉西賊內部之事,還得有隨機應變之能?!?br />  曾公亮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覺得不對勁。
  老夫怎么好像挖了個坑?
  是??!
  能言善辯,沈安那張嘴幾乎能把死人說活過來。至于通曉西賊之事,沈安號稱大宋外事第一人……最后就是隨機應變,他是大宋名將。
  韓琦緩緩看向沈安。
  曾公亮等人緩緩看向沈安……
  趙曙也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沈安。
  愛卿,好像就你合適吧!
  陳忠珩覺得沈安會發抖。
  “陛下,臣愿去西北?!?br />  沈安毫不猶豫的就出班接了此事,“西賊此刻已然是強弩之末,若是大宋強攻固然能攻打下來,可遼人會趁機在北方發動進攻,大宋左右受敵,一旦出現差池,后果難以想象。所以若是能說服梁氏,讓西賊歸順,這個天下……就要變了?!?br />  “是??!若是西賊歸順,大宋和遼人之間就再無牽制,這個天下……就該決出勝負了?!閉允鐨那榧さ?,說道:“如此大宋當能北伐了?!?br />  君臣都很振奮,包拯卻很擔憂。
  “陛下,臣……那李諒祚據聞是被氣死的?!?br />  包拯說的話隱晦,可大家都明白了。
  “據說當時他是得知了沈安和梁氏之間的一些話,當即被氣病了,隨后……”
  “沈安若是去了西賊那邊,怕是危險?!?br />  趙曙忍著笑說道:“不過梁氏卻因此而垂簾,想來會覺著這是好事?!?br />  升官發財死那個啥,這話在后世流行過一陣子。
  而對于梁氏來說,丈夫一去,她就是皇太后,一言九鼎,這不是好事什么是好事。
  至于你說什么感情……
  西賊那邊有毛線的感情。
  當年李元昊連兒子的媳婦都能搶,西賊的民風之不堪可見一斑。。
  ……
  依舊是五更,求幾張月票挽救士氣。